当前位置:摘果子历史名臣商辂:明朝历史上唯一连中三甲的状元
名臣商辂:明朝历史上唯一连中三甲的状元
2022-09-27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商辂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从隋唐至今的读书人,都以金榜题名、高中状元为奋斗目标,都以出将入相、官居一品为毕生梦想。如果能连中三元还能为相辅国,那真的是光耀门楣祖宗有德。纵览明代三百年,连中三元方才二位,而最后还能拜相的不过只有商辂一人而已。

商辂虽然不像黄观那样“六首世无双”,但也是从乡试到殿试连续三场第一的天才,再加上黄观的状元身份被朱棣剥夺,因此他成为了明代官方承认的唯一一位连中三甲的天才。

和黄观一样都是连中三甲出身的商辂,也和黄观一样在进入官场不久以后就遭遇了大动乱——土木之变。土木堡一战,明朝五十万人丧生,朝中精英奇缺,此时这位状元郎就被看中,推入内阁,这距离他中状元、进入官场仅四年,年纪也不过才三十五岁。资历如此之浅,岁数这么年轻就能入阁拜相,也是明代首人。

入阁后的商辂的表现非常出色,在徐珵提议南迁之时,他和于谦一起站出来厉声斥责,并为于谦的北京保卫战提供了全力支持。战后的他主抓恢复生产,主持将塞上的被豪门霸占的田地还给了驻军,又将从凤阳流浪到济宁府的流民妥善安置好,为朝野所称颂。

击退也先的部众后,明政府和蒙古议和,朱祁镇得以回国。作为力主迎回朱祁镇的官员,商辂又前去居庸关迎接被俘虏的英宗皇帝回朝。对哥哥心怀猜忌的朱祁钰一直想要找个理由弄掉朱祁镇,又是商辂在其中百般维护才得以保全,这也为他日后在夺门之变后全身而退埋下伏笔。

朱祁钰奄奄一息时,石亨、曹吉祥等人发动了夺门之变,成功后将于谦逮捕,而放过了商辂。石亨悄悄找到商辂,要他编织于谦的罪名,商辂严词拒绝。石亨勃然大怒,诬告他和于谦结党,把他也扔进了牢房。太监兴安为商辂说情,皇帝更加生气,兴安说:“徐珵这些人提议迁都南京的时候,如果没有于谦、商辂这些人,陛下将置于何处?”

朱祁镇觉得有点道理,却依然没放过于谦,商辂也被废为庶人。后来朱祁镇也有些失悔,觉得不该错杀于谦、罢免商辂,还常常自言自语:“商辂是我亲自点选的天子门生,是个好人啊。”却碍于面子,直到去世也没再用过他。

太子朱见深继位后,给商辂官复原职,要他重新入阁。商辂推辞不就,皇帝说:“先帝已经知道爱卿是冤枉的了,请别推辞了啊!”商辂立刻上书,要皇帝做到勤学、纳谏、储备良将、严格边防等八条,皇帝采纳了他的意见。商辂又要求将新帝登基所有因言获罪的官员恢复名誉,一批因为直言敢谏的官员也得以官复原职。

商辂为人平和持重,宽厚大度,是个慈祥长者的形象:有人弹劾他,他便引咎辞职,皇帝想要严惩那些无中生有造谣生事的人,商辂说:“我曾请求您对言官优待,如今只因为弹劾我就要严谴他们,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吗?”但要以为商辂是个和稀泥的就大错特错了,他在大事上从不糊涂,其果决罕有匹敌。

纪氏生下皇子以后,长到六岁才告诉皇帝。喜不自禁的皇帝抱着自己的儿子到内阁召见廷臣,商辂在称颂圣德的时候,不失时机的进言道:“陛下登基十年,尚未立储。现在皇子既然已经这么大了,应该早日立为太子,以安民心。”由此朱佑樘才被立为太子。纪氏被万贵妃害死后,皇帝本想把太子交给万贵妃抚养,又是商辂站出来力言不可,才将太子交到其祖母周太后的手中,保全了小朱佑樘的性命。

在储君的问题上不糊涂的商辂在对位高权重者的问题上更是绝不妥协。皇庄要和百姓争夺民田,皇帝有心偏袒皇庄,商辂说:“天子贵有四海,又何必和子民争夺一小块田地?”于是此事才作罢。

太监汪直组建西厂后,屡兴大狱。作为内阁首辅的商辂条陈汪直十一大罪呈递御前,皇帝不高兴道:“谁写的这个折子?一个阉人能成什么气候,怎么能危及天下?”命太监去斥责,商辂正色道:“朝臣无论大小,有罪都要按法律来办事。从边帅到南京留守,汪直说抓就抓说杀就杀,怎么能不危及天下?”

内阁里的几个纸糊阁老难得地和商辂保持统一,一同慷慨激昂地斥责汪直。恰好来传召的太监是著名好太监怀恩,他也表示赞同。怀恩走后,商辂领衔,率领内阁、六部九卿共同弹劾汪直,终于废除了西厂。

商辂的正直就连万贵妃也有耳闻,曾想和他搞好关系,却被他以“没有旨意不敢和贵妃有什么瓜葛”为名拒绝。在他退休以后,同僚见他儿孙满堂,不无赞叹地说:“和您同事这么久,从没见过您笔下错杀一人,这是老天在报答您啊!”商辂笑道:“是不敢让朝廷误杀一人,和我没什么关系。”又过十年,以七十三岁高龄仙逝。

同是连中三甲的商辂和黄观的生命初期有许多相似之处,黄观选择了逆流而上,而商辂则刚柔兼济、能屈能伸。我们敬佩黄观的忠诚和傲骨,但国家和人民更需要商辂这样实心办事、一心为公的官员。